神算子必中四肖 > 实验室用品 >

“搞笑帝”泰坦科技IPO上会在即被上交所责令“

2019-09-27 19:23 来源: 震仪

  据上交所科创板官网披露的审议会议公告显示,泰坦科技将于2019年9月26日上会。从公司披露的招股书以及多次问询回复来看,这恐怕是到目前为止,上会企业中最“搞笑”的一家公司。

  据招股书披露,上海泰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公司简称:泰坦科技)是一家为生物医药、新材料、新能源、化工化学、精细化工、食品日化、分析检测等领域的实验室提供全方位综合服务的科学服务提供商。公司曾于2015年登陆新三板挂牌,2019年转战科创板。

  我们通过深入研读公司的招股书发现,公司所谓的“科学服务提供商”,实则就是向国内各大实验室销售试剂、耗材和仪器等实验基础用品,在生物医药行业蓬勃发展以及国家大力支持创新研发的背景下,公司的行业前景应该是不错的,这点值得肯定。但作为一家本质上转销实验室用品的“中间商”,登陆科创板的科技属性着实有些勉强。

  此外,我们还发现,公司在回复问询过程中,多次出现“避而不答”、“答非所问”的情况,尤其在解释自家员工薪酬水平偏低时,给出的“三点原因”着实有些令人啼笑皆非。对此上交所也是无奈,只好在问询中责令公司“端正工作态度,严肃认真地对待科创板首发申请工作”。

  首先来看公司的行业定位。据招股书披露,“公司是一家立足于中国的科研领域,聚焦于科研创新“实验室场景”,以科研试剂、科研仪器及耗材、实验室建设及科研信息化服务三大产品体系为基础,专注于为科研工作者、分析检测和质量控制人员提供一站式科研产品与集成配套服务的科学服务综合提供商,并已逐步成为国内科学服务业的领先企业。”

  如此看来,公司在招股书中将自身定位为一家服务类企业。再来看公司报告期内的主营业务,据披露,公司报告期内共有“科研试剂”、“科研仪器与耗材”以及“实验室建设及科研信息化服务”三大主营产品,其中“科研试剂”销售额占比保持在65%以上,“科研仪器及耗材”销售额占比保持在25%以上,而“实验室建设及科研信息化服务”的服务收入占比仅仅占比5%左右,2018年占比更是只有3.75%。

  这下我们疑惑了,公司不是自称为一家服务类企业吗?怎么服务类的主营业务收入占比才3%出点头呢?如此看来,公司的自身定位似乎已经出了些问题。既然公司主营业务是卖科研试剂、仪器以及耗材的,那么这一块科技属性如何呢?

  我们再次深入研读招股书发现,公司2018年末共有458位员工,其中研发人员、销售人员占了三百多人,其余都是财务人员、行政人员以及物流仓储人员。也就是说,公司没有一个生产人员!

  这让我们更加疑惑了,公司自称是一家服务类企业,但服务类收入只占了个零头。从公司主营业务来看,公司是一家主营实验室用品销售的企业,但却又一个生产人员都没有。那公司究竟是做啥的呢?

  我们继续研读招股书,发现原来公司是一家主要销售试剂、耗材、仪器等实验用品的销售型企业,只不过公司销售的产品都不是自己生产的,而是一部分自有品牌产品通过委托第三方生产,另一部分则通过“技术集成第三方合作品牌”。

  先来看公司外包生产的“自主品牌”。据公司披露,公司自主品牌系依托现有的化学试剂,针对客户需求量身制定标准后,委托第三方进行加工及分装形成的,原材料大多是公司向国内外化学品厂商采购,供应商较多、品牌影响力较小,因此,自主品牌产品本身技术指标不存在重大差异。也就是说,公司委托第三方生产的自主品牌产品几乎没有领先的科技含量。

  再来看“技术集成第三方合作品牌”,据公司披露,公司销售的第三方品牌包括赛默飞、西格玛奥德里奇、梯希爱、霍尼韦尔、陶氏、梅特勒-托利多、艾卡、安捷伦、康宁、3M等进口品牌产品。公司从品牌商处采购产品,随后再卖给下游客户,形成最终的终端销售。如此看来,公司所谓的“技术集成”业务模式实则就是为进口品牌充当了经销贸易商的角色,科技含量自然也不必多说。

  然而公司却反复强调,“技术集成第三方品牌”并不是简单的销售第三方品牌产品。公司解释,“技术集成第三方品牌是基于公司对客户科研领域的深入研究,对客户需求的分解,对产品属性的梳理,对行业标准的分析等形成完整的技术集成解决方案,并配套推荐适合客户应用需要的专业产品和服务,不是简单的商品销售行为,也不是被动的产品提供。”

  这种模式简而言之就是“我来推荐你买,你只管付钱”,听上去确实有些“高大上”,但仔细想想,这和卖衣服的小贩向你推销时说“我帮你选件适合你的衣服”又有何差异?更重要的是,公司竟然将这部分经销的业务收入算作了与核心技术相关的产品和服务收入,也是有些令人大跌眼镜。转卖别人的产品也能卖出技术含量,恐怕申报科创板的众多企业中也就为属公司一家了吧。

  不过值得肯定的是,公司虽然科技含量不高,但业务模式的前景应该是比较可观的。一方面未来生物医药以及新材料领域将成为众多企业角力的主战场,实验室建设以及研发经费的投入自然会日益增长,这对于公司来说是一大利好。另一方面国家大力鼓励创新,众多高校、研究院的研发经费也随之增长,但由于实验用品采购种类繁多、规格各异,有些试剂国内还采购不到,确实成了令高校实验室以及研究所“头疼”的问题,而公司通过代其采购的“一站式”服务,解决了实验室、研究所以及企业的实验用品采购问题,发展前景也许还是可期的。

  上述提到公司的科技含量不高,那么公司的核心技术如何呢?对此,公司表示其核心技术体现在多个方面。第一,公司产品主要用于科研领域,能够支持客户开展前沿研究。第二,核心技术体现在其产品能够支持客户发表高影响因子的学术论文,前沿科学研究活动持续使用公司销售的试剂是对公司产品的认可,也是公司高端试剂产品研发能力的外在体现。此外,公司产品还支持一带一路建设。乍听起来就挺“玄乎”,那么是否真的如公司所说呢?我们一个个来看。

  先来看看公司报告期内的前五大客户,据招股书披露,公司2018年的前五大客户分别为江苏德威涂料有限公司、南通艾德旺化工有限公司、安徽立兴化工有限公司、山东科瑞石油装备有限公司、中国科学院及其下属研究所,其中向第一大客户德威涂料的销售收入有2976.33万元,向第五大客户中科院的销售也有1756.34万元。我们发现,除了第五大客户中科院为研究机构外,其余前四大客户全部为地方性化工企业,这些企业真的是会采购几千万的试剂和耗材用作研发?恐怕未必吧,从主要大客户采购的试剂中间体来看,大多是当做自家化工产品的原材料。如此看来,公司产品主要用于“科研领域”的描述似乎也不太站得住脚。

  再来看公司产品可以支持客户发表高影响因子的学术论文。招股书表示,公司是国内科学服务行业第一家以品牌名设立论文奖 “阿达玛斯论文奖”的企业,该奖项主要面向高校院所和科研机构中采用公司试剂进行科学研究的科研人员。看到这里我们又疑惑了,用了公司的试剂做研究取得了研究成果,这也可以邀功的吗?如果这样理解的,那么所有的原料制造类企业都可以算作“科技企业”了,毕竟所有的科学研究都离不开各种化学原料。再者,设立了一个奖项也可以算作“科技企业”吗?这其中有何必然联系,至少我们是不太清楚的。

  “公司的核心技术还体现在支持一带一路建设”,这个解释似乎更加“玄乎”了。据披露,2018年,公司为委内瑞拉全国的科研教育体系提供一揽子科研物资解决方案,单个项目向委内瑞拉提供超过58万件的科研物资,涵盖科研试剂、实验耗材、实验仪器设备等。 我们发现此次销售实则是由公司下游贸易商山东科瑞石油装备有限公司牵头,销售总额约2000万元人民币,其中有40%的产品并不是公司的自主产品。如此看来,这个解释似乎也有些牵强,为了突出核心技术更是给自己加上了“一带一路”的大背景,不得不佩服公司的这波神操作。

  除了在解释核心技术的体现时略显“搞笑”外,在回复上交所问询函中关于“职工薪酬偏低”的答复则更加令人“啼笑皆非”了。

  据招股书披露,公司报告期内研发人员薪酬分别为6.69万元、8.72万元、10.52万元,远远低于同行业平均水平,目前行业内研发人员的平均薪酬超过15万元/年。对此,上交所在问询函中要求公司解释研发人员薪酬偏低的原因。

  公司在回复函中给出了三点解释。第一,公司是典型的学生创业公司,自身财富积累较少,自设立起一直实施相对不高的薪酬水平,依托企业文化和创业热情驱动,至今已形成良好的企业价值观;第二,公司员工年轻化程度较高,研发员工十分认可企业文化和价值观,相信公司发展潜力,愿意与公司一起成长,相比于短期工资薪酬,他们更看重未来发展空间和价值创造能力; 其三,公司所在区域的生活消费成本相对较低,公司提供的薪酬水平可以较好地满足本地生活的普通员工的生活品质需求。

  上述解释可以总结为三点:第一,我们以前工资就低,所以也习惯了;第二,公司有前景,员工不在乎现在薪水低;第三,当地消费水平低,我们给的钱也够用了。看到这里,我们不得不惊叹于公司“搞笑帝”的称号,我们查阅了一下,公司所谓的“当地”其实为上海松江,一个房价4万的地方。

  或许前两点属于那种“感觉哪儿不对但又说不上来”的解释,上交所也有些无奈,仅仅要求公司证明一下为何当地生活消费成本低可以成为薪酬待遇不高的理由之一。对此公司找了一家同行业可比企业阿拉丁,一家位于上海市浦东新区的企业,因此无论在房价、租金等各方面确实“碾压”了松江,公司的“搞笑”再次“尽显无疑”。

  值得一提的是,其实公司的“搞笑”并不仅仅于此,在问询回复中,公司经常出现“对问题视而不见”、“答非所问”等情况,忍无可忍的上交所对其责令“请发行人、保荐机构及相关证券服务机构端正工作态度,严肃认真地对待科创板首发申请工作,按照规则要求对问询问题逐项、及时回复。”如今公司上会在即,“搞笑帝”能否通过上交所上市委的审核,我们且拭目以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